得到
  • 汉语词
  • 汉语典q
当前位置 :
三更

躺在空荡荡的大床上,王茹平喝了杯牛奶,吞下两片安眠药。可是,她辗转反侧,还是睡不着。老公向华强在单位值夜班,晚饭都没在家吃。因为工作的原因,他每个月都要值几次夜班。最近一年,他更是忙上加忙,夜班越发多了起来。

三更

迷迷糊糊躺了一会儿,王茹平突然感到心口一阵绞痛。她坐起来,用力抚着胸口,额头沁出了汗珠。王茹平有些奇怪,她的心脏一向很好,胃也没闹过病,怎么会突然绞痛?挣扎着起身,下床拉开抽屉里的药箱,王茹平心凉了——药箱竟是空的。无疑,向华强上次出差带走药箱,回来没有补充药品。王茹平心里赌气,老公最近越来越粗心了,家里诸事都不放在心上。

王茹平坐在沙发上,感觉到心绞痛越来越厉害,心里有气,她索性拿起电话,打给向华强。

手机响了半天才有人接。王茹平劈头盖脸地问:“家里的胃药呢?去痛片也没了!”

向华强愣了一下,声音听上去很不高兴,“半夜三更的,发什么神经啊?家里没有胃药,赶紧去买,莫非我能变出药来?”

王茹平十分委屈,半天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喃喃地问:“你几点下班?还是两点钟吗?下了班后就从24小时药房买点止痛片回来吧。”平时,向华强值完班,总是去楼上的休息室睡上一整天的。

听筒里,向华强想说什么,可王茹平声音倔强,似乎一定如此。无奈,他叹了口气,答应了。毕竟王茹平很少对他提要求的。

拉开被子,王茹平看看表,已经是凌晨一点五十分。盯着时钟上的指针,她心里突然有点儿不是滋味。回想起和向华强恋爱时的场景,那些甜蜜和温情,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时光消磨殆尽。她依旧记得,当时哪怕只是打个喷嚏,向华强也会担心地问:是不是感冒了?现在,听说她要去痛片,他竟然都没有问她哪儿不舒服。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王茹平躺在床胡思乱想。心口不痛了,可依旧睡不着。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她突然听到街上传来一阵比一阵尖利刺耳的消防车警报声。王茹平猛地坐起来,心一阵怦怦乱跳。

约摸一刻钟过去,电话响了。王茹平拿起听筒,以为是向华强,想不到却是一个女人。她声音颤抖着说:“是王茹平吗?向华强今晚是不是和大林一起值班?我是大林的妻子,他们的大楼起火了!”

什么?大楼起火了!王茹平一下子懵了。听筒从她手里滑出去,她整个人几乎瘫倒在地上。半晌,她急切地拨打向华强的手机。手机无人接听,一直无人接听。

抓起件衣服飞奔出门,王茹平打车直奔向华强单位。只见到处浓烟滚滚,消防车,救护车,挤做了一团。王茹平疯了一般冲过去,却被消防官兵挡在了警戒线外。

大火烧了几个小时,来来往往都是伤员、救护者,已经有几十个人被分送到了市里各大医院。还有更多的人被抬出来,匆忙送上救护车。王茹平披头散发,一辆接一辆车地寻找,却根本不见向华强的踪影。王茹平越来越紧张,整个人几乎要崩溃。如果他不是被提前救走送进了医院,那么,很可能被埋在里面……

大火被扑灭了,开始清理伤亡人数。王茹平如坐针毡,跑了一家又一家医院。可她把所有收治烧伤人员的医院跑遍,问遍了烧伤科,却没有向华强的任何消息。向华强单位的领导也忙得团团转,一面安抚死伤者家属,一面还要配合警方调查事故原因。在初步查明的死伤者名单中,王茹平没有看到向华强的名字。最大的可能性是,他还在废墟下,没有被救出来。

王茹平一直守在大楼前,三天三夜水米未进,最后终于支撑不住,虚脱晕倒,被送进了医院。

当王茹平醒过来,见床边站满了人。她心里陡然升出一股不详的预感——老公挖出来了?向华强的同事捧着花走到她跟前,轻声说:“嫂子,放心吧。华强还活着,在附近的另一家医院。因为不是烧伤,所以没有送烧伤科。他一直昏迷,医院也没能搞清他的身份。现在他醒了,医生说没有生命危险。”

王茹平挣扎着下了床,拔掉输液管,直奔相邻的医院。

实际情况比王茹平估计得还要乐观。当她抵达医院,向华强已经能够说话,只是还很虚弱。看到王茹平,他眼前一亮,突然一把拉住她的手,攥得紧紧地,生怕她会松开。

半个月后,向华强出院了。大火是一点五十分烧起的,当时向华强刚刚放下妻子的电话。他舒展一下身子,没有和其他人一起上楼,而是准备出门回家。他得给老婆买药,再不情愿也得去。可是,当他乘电梯下楼,突然发现12层有烟雾升腾起来。他马上反应过来——大楼失火了。刚刚报过警,冲天大火升腾起来,似乎就在转眼间弥漫了整栋大楼。向华强蓦然想起一楼有价值几百万的设备,刚从美国运过来,还没有拆封。他蒙住头,不顾一切地冲了进去。当他扛着机器出来,烟雾几乎将他呛昏,就在大门口,沉重的机器将他压在了草坪下。

伤愈回家,向华强和王茹平仍像平时一样。只是,从那天起,向华强值夜班的时间少了许多。而王茹平,再没心绞痛过。向华强没有告诉妻子,他值夜班其实是躲着她,他另外有了人,想和王茹平离婚。可那天晚上,如果不是妻子心绞痛,他可能像其他人一样,或葬身火海,或被严重烧伤……

没过多久,向华强结束了和年轻女孩的关系,每天按时回家,再没动过离婚的念头。妻子已经是和他血肉相连的亲人,他怎么能舍弃?

看着老公在阳台上看书、喝茶,王茹平的嘴角露出微笑。那次火灾之前,她以为自己失去了老公,甚至想到了放手,成全老公和那个女孩……但现在,她知道自己不必了。老公的心,已经回家。

云唐句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云唐句网(yuntangju.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Copyright©2009-2021 云唐句网 yuntangju.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18026954号-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