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云唐句网   >   作文   >   体裁作文   >   叙事   >   薇薇芦苇草

薇薇芦苇草

——题记

薇薇芦苇草

梦境中的那片广袤处,总有那独守江畔一方瘠土的自由的精灵。她们那瘦瘦的筋骨却把生命的火苗一缕缕地挑起,密密的芦花像一片灿烂的微笑,将野地的清苦和宁静浓缩成亘古的沉默。芊芊芦苇,根深扎泥土,却不会因狂风暴雨的洗礼而睡在泥土之中……

那些天,风,夹杂着令人窒息的尘,迎面吹来。天空本是那样绚丽而多彩的,可我为何却用紧锁的眉头以对呢?夕阳依旧刚刚爬过树梢,周围还有一层淡淡的光晕,像笼了一层轻纱般,朦胧,缥缈,虚无。虚无,为什么会想到这个词?为什么思绪是那样浮动不定?芦苇的来去不定,鼓作得我太不稳定了,我爱它,然而我也恨它。我自恨不能与它鱼水和谐,为什么鱼儿可以用一种表情来面对这世界,而我却不能!

湖畔,有一株被霜包裹得似经历过所有的沧桑的芦苇。

其他芦花那般轻盈地飞到了天边,而它却在那不可能见到底的池塘里欣赏自己的水泡。咕噜,……和大海盐度近相等的水滴流了出来,咕噜……流完可能会好受些,它自我安慰。

地铁站口,我莫名地哭过,难道只因为丢在铁里的一把雨伞?有谁会陪我哭泣?

沉默……

有谁会为我撑伞?死寂……

啊!那朵芦花。

我走出家门,沿着那条甬路。空中弥漫着小雨,我走进地下铁。

明知里面漆黑,为何还要走进去?我不解。难道只是因为自己那顽固的信念?——我知道下一站会有最红的苹果,最黄的金叶子!

感觉自己很像那傻傻的芦苇,它眼见了荆轲告别燕太子丹,踏上刺秦的不归路。却不知在它沉酣于这令人沉沦的夕阳美景的同时,别人早已飞入了更肥沃的土地,正在茁壮成长。此时,它似乎就是那井底之蛙。它不再进取,夕阳的幻影磨掉了它想飞的翅膀。

而我呢?或许,我的想法是正确的。但却离不了那副拐杖,是吗?

惊涛骇浪袭来,人类无力抵抗,只能任凭大自然的折磨。一条小鱼随波而来,它用疑惑的眼神频频追问:

为什么万能的人类,竟会如此不堪一击?

其他芦苇们来了又走了,他们围着那池塘摇曳一阵,在窃窃私语。“我曾是那片夕阳下的芦苇湖中最美的,是被大自然所公认的,为何在今天的夕阳下,我却如此黯淡无光呢?”它始终不解。芦苇还是芦苇,还是拥有理想的芦花,却有丝多愁善感。但它始终紧紧抱住这团存有昨天余温的失重的围巾,希望听到一些断裂的声音。

风,送来了梦的气息,蒲公英飞来了,它们是那样渺小:芦苇不屑一顾。而自然证明它们的生命是最强的。芦苇惭愧地低下了头,埋入水中,想让自己清醒清醒。为何要被迷雾蒙了眼睛?而困难来临时,总喜欢戴上放大镜去看呢?芦苇的眼睛湿湿的。

“我害怕”

“怕什么?你有著同样的土地,享受着同样的夕阳,月光。有着更强的生命力。甚至比任何人都多的经历,何必忧心忡忡呢?”我用尽全身力气含着泪冲着它吼。

原来,人生是如此艰辛,却又如此简单,而人是孱弱的,就像一根芦苇,但人又是坚强的,从柔弱中焕发出穷的韧性,那种连自己都有可能意识不到的坚韧,陪伴着我们一路向前。

笑一笑吧芦苇,该随风摇曳时,伸展你的双臂展示你的丰姿。静静的月光下,给自己一身素裹吧!那样的你,才是最美的。

遥远的那边,传来这天簌之声。芦苇想要自己制造日出,不再傻傻的,痴痴的,等。

上一篇: 流泪

下一篇: 游长河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