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云唐句网   >   作文   >   体裁作文   >   叙事   >   暑假归来

暑假归来

暑假归来

暑假归来

淮北煤师院附小四年级曹麟

放暑假了,大伯从乡下打电话来,说是要我回老家去玩。我高兴极了,乡下好玩的东西太多了。

这次回老家,是我长这么大的第三次。第一次是妈妈坐月子的时候,她怀里抱着刚生下的我。听说那个月下雪了,可惜家里的大人们不让我看,没满月的孩子能看什么呀。况且天好冷又看不出个什么来。第二次回老家,是五岁那年,那一年奶奶去世了。大伯的院里院外男男女女全是,都是自家的亲人和本村的父老乡亲。他们头上戴着白布做的帽子,用手一扯就开了,看样子是用针临时缝上去的,他们腰里有的还束着大白带,有的还穿着白色的鞋子,我后来才明白那叫“孝服”。

这次回老家,我已经十一岁了。听说乡下的小河沟很多,但大多都不深,原来鱼虾好多好多,就是用手摸,半天下来就是几个孩子也能摸上个半水桶来。可要是摸着个大龙虾和螃蟹什么的,小点的孩子只有扔的份,况且扔的要是慢了,它们会夹烂你的小手,鲜血直流不说,净是痛也能让你哭个老半天。看到大点的孩子抓住它们,它们的两只大钳子怒冲冲地舞动着又无可奈何地样子,孩子们会开心的哈哈直乐,心里好羡慕他们,自己什么时候能长大啊。最难抓的是泥鳅和身体像蛇一样的鳝鱼,它们的身体滑溜溜的,在水里就是大人们也很难抓住它们。要是再早一个月,还可以晚上打手电筒抓知了的幼虫,它们晚上最喜欢爬树蜕皮,是抓它们最好的时候,那家伙可吃起来可香了。莲儿姐打工临走前打电话说,家乡的大河小沟里的水全被县化肥厂的污水污染了,河水除了发黑发臭之外几乎连水草都快死光了,更别说是去抓鱼虾或是去玩水了。甚至离河近的的人家,压水井里水都不能吃,味道怪怪的。

在回老家的车上(妈妈送我上车后给大伯打了个电话就回去了),我真不敢想象,这五六年没回来,老家会变成什么样子?

在车站接我的是我大伯,他骑着轻便电动车。大伯六十一岁了,去年才从煤矿退休,年龄虽然不算太大,可要背着十一岁半大的孩子走上里把地,恐怕也能累个够呛。见到我下车,大伯乐坏了,他忙拉着我的小手去附近的小超市里买了许多我爱吃的零食。“麟儿,你瞧瞧,咱老家变得快认不出来吧。像这样的超市几乎每个村都有,现在家家都在盖两层的小楼外加厢房和大院,不少的还里外装修了呢!路也修成水泥路了。”

是的,家乡的变化真大啊!除了这些,家乡给我的印象里就是比城市住的宽敞的多了,还有望不到边的绿油油的庄稼……

四十几天的暑假,我在老家过了二十几天,也算开心。可好多见闻是从前没有的,它堵在我的心里:

大伯家的莲儿姐才十六岁,为何不上学了去打工。小姑家的小惠姐是和莲儿姐一路走的,她们为了什么?村东头的小四婶子跟了苏庄又黑又瘦个子又矮的光棍汉。不远处的大庙的一个媳妇扔下孩子跟一个丑男人家跑了。大伯六十一岁的人了,还要去帮别村的人抬棺材?据说,抬棺材的人里面还有几个像大伯母一样粗壮的女人,当然她们都比大伯母年轻得多了。后村的一个老奶奶病死在屋里一整天没人知道?她七岁的孙子以为她睡着了呢(据说她的儿子、媳妇都去打工去了。一年才回来两次)。还有张寡妇娘俩,每次打工回来都能带回个五六万来,不少的人私下议论她们娘俩钱的来路。

开学了,听同学们议论,回老家的不再少数。谈论的内容有许多和我老家差不多,但也有个别新鲜的。我的脑袋快要炸了,想不通,我们国家钱有了,什么GDP也增长了两位数,听说外汇储备有两万多个亿呢。城里乡下发展的都很快,可我觉得乡下发生这些事情总是不好的吧!它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我的心好痛!

2009-4-14

上一篇: 美丽的校园

下一篇: 我们的保安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