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
  • 汉语词
  • 汉语典q
当前位置 :
侄子的婚恋
更新时间:2022-08-12

这是我侄子遇到的第二个对象,和第一个几乎一模一样,无论是身材还是脸蛋,好像连嘴角下面的美人痣都奇怪的长在同一个方向,最让人不可理喻的是她也是单亲家庭,与一个比她还漂亮的妈妈一起生活。

侄子的婚恋

这一次,侄子学乖了一些,第一次去女友家,表现的相对稳重,在对象欢欢眼睛的暗示下,礼貌的回答她妈妈的提问。看似问题简单,实际丈母娘的心思都很刁钻,没有几分钟就问到了实质问题。先是问侄子兄弟几人?后又问侄子父母身体如何?拐了一个弯突然问道:

“有自己的房子吗?”侄子回答的很快:

“有,几年前就有了,而且还装修的挺漂亮。”

“两房还是三房?”她接着问。

“是四房。”

侄子回答的很利索,因为我们乡下的家里房子都是讲几层的,没有讲几房的,侄子用调皮的口吻和她继续周旋。听到这里,丈母娘起身亲自给侄子沏茶,口气和睦了许多,脸上的微笑也明显展开了,看着这个也许是未来叫妈的丈母娘如此开心,侄子来时的紧张心情也完全释放了。

最为担心的女友欢欢也愁云消散,因为她告诉侄子,只要她妈开心了,她的世界才会有阳光。单身家庭的缘故,她从小就缺少父爱,在妈妈的故事里,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使得她对男人特别的防备,生怕像她妈妈一样受到男人的伤害。

侄子吸取了第一次失恋的教训,这次一路小心翼翼,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侄子深深喜欢他的女友欢欢,相处一段时间的感触,觉得她太单纯了,这是她一生真正意义上接触的第一个男人。很快侄子成了他们家的男人了,说是男人,不如说是劳力,因为他确实爱女友,所以他们家里的什么事,只要是侄子没出差,统统包办,搞得小区里很多人真以为侄子是他未过门丈母娘的亲儿子。

侄子在大学里学的是金融,毕业了又在城里一个金融公司工作,他自身条件感觉不错,个子一米七八,在单位来讲算是高个头,五官长相还行,其实如果再像我嫂子一点,那就更得意了。单位里很多说媒的和拉郎配的,侄子都没参与,一心一意就是欢欢了,可真到节骨眼上却出大事了。连我的都被扯了进来。

原来丈母娘知道侄子有个弟弟,于是找侄子的第二次正式谈话,话题就是让侄子做上门女婿。这可是侄子没想到的,按照老家人的规矩,这等于是改名换姓啊!侄子没有马上翻脸,客气的告诉丈母娘考虑考虑,但一出门,没有坐电梯,侄子害怕会踢坏电梯的门。

侄子有一个月不敢再找他的女友欢欢了,电话里支支吾吾,只是应付的话,欢欢也知道侄子很委屈,她安慰侄子再想想办法,不要硬着来。侄子回了一趟家,把他将和女友分手的事告诉了父母。我嫂子哭得很伤心,她是在替侄子先哭了,我哥没说话,一直抽烟,这个把侄子一直支撑到大学毕业的农家小院,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充满忧郁。

我哥在乡下是教师,是个懂得事理的人,也深知一个农家大学生在城里打拼的艰难,更何况是找一个城里女人成家。在当下社会都是很现实的情况下,人家不嫌弃咱儿子,咱为何要因为上门而拆掉这样一门婚事?我哥这一次和我通了电话,商量侄子的婚姻大事,谈了一夜的话可能比我和他一辈子谈的话都要多。

一个人如果有了后援,真是精神倍增,更何况后援来自亲生的父母,当然也包括他叔叔我,侄子几乎是哼着小曲一路开车回到了城里。第三次和丈母娘的谈话非常愉快,侄子按照商量的意思,首先告诉她,家里的房子要拆迁了,侄子说如果他上门,村里可能会减掉他的分配资格,她听明白这话的意思。接着侄子说:“我和欢欢可以生两胎,我保证第一个孩子一定随你家的姓,再生了跟我家,这一点我的父母都可以去县里做公证的,说完拿出了我哥和我嫂子按了手印的书信。”

丈母娘再一次的起身沏茶让侄子感动了,因为侄子看见她的眼眶里流出了热泪,她告诉侄子,她这样做的不得已。她太希望女儿和她一起生活了,她害怕女儿出嫁后的孤单。她的话语也感染了侄子,侄子禁不住也眼眶发热起来。

后来,侄子和欢欢的恋爱依然继续,侄子依然是她们家里的常客,即使遇上小区里的熟人,把侄子当成了她们家的亲人,他也点头称道。因为侄子知道很快他就是她们真正的亲人了。

侄子和欢欢的婚礼在美丽的春天举行了,亲朋好友见证了新娘的幸福眼泪,也为新郎的誓言而感动,他们的故事感动了许多人,无论年龄的差别是多少,都为他们深深祝福。当秋天的落叶风吹满地的时候,欢欢肚子的隆起给丈母娘带来了无比的喜悦,她盘算着孙子的名字应该如何起?叫什么?自然对女婿也格外的贴心。

我的哥嫂也很平静,毕竟这是家里第一个隔代的孩子,怎样叫无所谓,都是自己的心头肉。可是妇科检查的结果出来了,媳妇怀得是双胞胎,这下把家里原有的平衡打破了。难道第一胎的两个孩子都要姓娘家的?还是只有一个是?丈母娘可乐坏了,她真没想到女儿如此的能干,一下子就把她家的人口比例提高了百分之五十,进门、出门那凌厉的口都是张着的,用笑得合不拢嘴形容一点不夸张。

作为叔叔的我,有点看不过眼,偷偷把侄子叫到家里,摆明事理后,严肃跟他说:”一定要一边一个,不要等出来再讲,提前告知女方,以免节外生枝。“侄子很为难,他不好反驳,只好答应试试看。

这一次是侄子亲自给丈母娘斟茶,当双手递上茶的时候,声音明显有些颤抖。

“妈,和您商量件事,可以吗?

“说吧”丈母娘很平静。侄子结巴的说出了缘由,头不敢抬起,心里在等待着回答。

“孩子,我本来想找个机会把你家人都叫来,咱们好好庆祝一下,既然我女儿怀了双胞胎,我们应该一边一个,这是人之常情,我不是不讲道理的女人,请相信我。”侄子流泪了,一句话说也不出来,感激的动作只是点头,再点头。

两边的家庭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整个的大家庭都翘首期盼着一双宝贝的到来,岁月如流水,欢欢生产的日子愈来愈近了,终于等到了那孩子降生的时刻。宽敞的医院走廊里,许多的准父亲在等待佳音。随着护士的微笑,天使般的声音在困倦的侄子耳边响起:“小爸爸,你真有福气,你的老婆给你生了龙凤胎,快去安慰她吧”。“什么?龙凤胎?侄子傻眼的望着护士,三步并作两步的跟着护士跑进了产房。

这个特大的喜讯很快通过电话、信息和邮件通知给了所有的亲眷,两边的家人欢呼雀跃。这个消息无论是对城里也好,乡下也罢,都是两家街坊邻居饭桌上最好的下口菜。两个孩子还没接回家,可两个孩子的属性又变成了焦点,是男孩子跟女方家?还是女孩子跟女方家?本来已尘埃落定的原则问题不知不觉浮出了水面,因为出生证上就要体现出孩子档案中的第一手资料了。

作为叔叔,这次我也主意全无,不是没理由陈述,而是对这种有条件婚姻的无奈。一般家庭生儿育女,无论一窝两个也好,三个也罢都是跟父姓的,千古的俗风天经地义,可是现在,嗨,真是世道变了呀。这是我一生召集的最庄严的会议,开会的是我侄子和哥嫂一共四人,我表述了我的观点,觉得两个孩子中,儿子跟侄子的姓,女儿跟女方的姓,一定要坚持,不能妥协。

侄子把眼光转向了他的父母,他的父母把眼光转向了我,如同风扇的叶片一样,我的眼光又转向了侄子。不知何时侄子昂起了头,沉稳的说出一句话,声音不大,却份量足够了。

“明天我把孩子起名字的事交给丈母娘,她怎样定我没意见。因为姓名只是个符号,他们的幸福和生活才是最重要的,他们都是我的骨肉,是我们家永远的骨肉。”

再以后,过了许多年,我一直也没有问过,两个孩子中究竟是谁跟了女方家的姓。不是我不好奇,也不是不敢问,而是没有任何的意义了,我只是觉得侄子和欢欢婚姻很美满,他们一大家子的关系都很融洽。特别是侄子的丈母娘,很有意思,什么时候见到我都显得特别的客气。

云唐句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云唐句网(yuntangju.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云唐句网 yuntangju.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18026954号-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