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
  • 汉语词
  • 汉语典q
当前位置 :
谢善伸等四人与被告宋昌好、刘日森旅店服务合同纠纷案
更新时间:2022-08-17 02:48:15
时间 :

  广西壮族自治区横县人民法院

谢善伸等四人与被告宋昌好、刘日森旅店服务合同纠纷案

  民 事 判 决 书

  (2005)横民一初字第19号

  原告:谢善伸,男,1937年12月出生,汉族,广西灵山县人,城镇居民,住灵山县灵城镇环秀路祥峰房地产开发公司宿舍,身份证编号为452824193712203433.

  原告:劳丽仙,女,1945年12月出生,汉族,广西灵山县人,城镇居民,住址同上,身份证编号为452824451230302.

  原告:覃竹筠,女,1994年4月出生,汉族,广西灵山县人,城镇居民,住址同上,身份证编号为450722199404223927.

  原告:覃靖雲,女,1996年6月出生,汉族,广西灵山县人,城镇居民,住址同上,身份证编号为450721199606260021.

  原告覃竹筠、覃靖雲的法定代理人:覃健,男,1964年3月出生,汉族,广西灵山县人,城镇居民,住灵山县灵城镇燕山新村16号,系覃竹筠、覃靖雲的父亲。

  四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张明波,铭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宋昌好(又名宋金福),男,1963年1月出生,汉族,广西横县人,农民,住横县横州镇宋家庄,身份证编号为452122196301200310.

  被告:陈沛连,女,1963年7月出生,汉族,广西横县人,农民,住横县横州镇宋家庄。

  被告:刘日森,男,1950年12月出生,汉族,广西横县人,个体工商户,系横县福兴旅馆业主,住横县横州镇魁星路015号,身份证编号为452122501210001.

  被告:横县附城农村信用合作社。住所地:横县横州镇迎宣门。

  法定代表人:蒙庆文,主任

  委托代理人:龙思海,志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苏燕,女,1979年11月出生,汉族,广西横县人,农民,住横县横州镇环城西路207-1号。

  委托代理人:莫荣光,志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谢善伸、劳丽仙、覃竹筠、覃靖雲与被告宋昌好、刘日森旅店服务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04年12月6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5年1月 7日依四原告申请,追加横县附城农村信用合作社(以下简称附城信用社)、陈沛连为本案共同被告,并于2005年3月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本院又于当日依四原告申请,再追加苏燕为本案共同被告。2005年7月13日,四原告请求变更本案案由为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本院予以准许,并于2005年8月1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劳丽仙及委托代理人张明波,被告刘日森、附城信用社的委托代理人龙思海、苏燕的委托代理人莫荣光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宋昌好、陈沛连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谢善伸、劳丽仙、覃竹筠、覃靖雲诉称:2003年12月1日,谢冰琳(系原告谢善伸、劳丽仙的女儿、覃竹筠、覃靖雲的母亲)到福兴大酒店(福兴旅馆前身)处住宿。于次日中午12时左右,酒店服务员发现谢冰琳已死于该酒店客房内。经横县公安局派员现场勘验、调查,发现谢冰琳尸体尸僵已形成,尸斑樱桃色,面部有针状出血点,从尸检分析属一氧化碳中毒,排除他杀的可能,另外,客房入门见卫生间墙上有燃气型热水器。福兴大酒店违反有关规定将燃气热水器安装在客房内,废气直接排放在室内,是造成谢冰琳死亡的直接原因。被告宋昌好、苏燕是酒店的经营者,对原告的损失依法承担共同赔偿责任;被告陈沛连是宋昌好的妻子,而该酒店属家庭经营,宋昌好、陈沛连应对酒店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被告刘日森继受了宋昌好的财产经营福兴旅馆,其应在继受财产范围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福兴大酒店是被告附城信用社的产业,由宋昌好、苏燕承包经营,同时,附城信用社对福兴大酒店无证经营存在过错,应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因为被告的上述过错行为造成谢冰琳死亡,给原告造成极大精神痛苦,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民法通则》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有关规定,请求法院判令五被告赔偿四原告亲属谢冰琳死亡补偿费155700元、丧葬费5976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原告覃竹筠抚养费24240元,原告覃靖雲抚养费30480元。

  原告为支持其主张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1、灵山县公安局檀圩派出所证明一份,证明劳丽仙与谢冰琳为母女关系;2、灵山县公安局灵城派出所证明二份,证明谢善伸与谢冰琳为父女关系,谢冰琳与覃竹筠、覃靖雲为母女关系;3、谢冰琳居民户口簿一本,证明谢冰琳为非农业人口和覃竹筠、覃靖雲为其女儿;4、横县公安局附城派出所证明一份,证明谢冰琳在福兴旅社住宿时中毒死亡,不是他杀;5、横县工商行政管理局电脑咨询单一份,证明横县福兴旅馆经营者为刘日森; 6、结婚证和离婚证各一份,证明覃健和谢冰琳原是夫妻关系并生育覃竹筠、覃靖雲二女儿;7、横县工商行政管理局城北工商所行政处罚决定书一份,证明福兴大酒店经营者为宋昌好;8、横县公安局附城派出所对张凤妹、宋金福(即宋昌好)、宋骏愿的询问笔录各一份,证明谢冰琳在福兴大酒店中毒死亡事实;9、横县公安局附城派出所户籍证明一份,证明宋昌好与陈沛连系夫妻关系;10、附城信用社证明一份,证明福兴大酒店属其产业。

  被告宋昌好、陈沛连未提出答辩及提供证据材料。

  被告刘日森辩称:谢冰琳于2003年12月1日在宋昌好经营的福兴大酒店死亡,而我于2004年4月开始经营福兴旅馆,福兴大酒店与福兴旅馆无任何关联,原告将我列为被告是错误的,请求法院驳回原告对我的诉讼请求。

  被告刘日森为支持其辩驳主张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1、附城信用社证明一份,证明刘日森承租福兴旅馆时间为2004年4月22日;2、卫生许可证、特种行业许可证、营业执照各一份,证明刘日森开始经营福兴旅馆时间为2004年4月26日。

  被告苏燕辩称:对谢冰琳在福兴大酒店死亡的事实无异议,但我于2003年5月25日已退出承包经营,对谢冰琳死亡无过错,不应承担本案责任,请求驳回原告对我的诉讼请求。

  被告苏燕为支持其辩驳主张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1、公证协议书一份,证明苏燕是房屋租赁者而不是福兴大酒店的经营者;2、承包协议书一份,证明苏燕已于2003年3月25日退出福兴大酒店的经营;3、申请本院调取的案发现场照片六张。

  被告附城信用社辩称:福兴大酒店是由宋昌好、苏燕租赁我社房屋投资经营的酒店,我社只是房屋所有人,我社与宋昌好、苏燕是房屋租赁关系,而谢冰琳死亡并非因房屋问题造成的,我社与谢冰琳死亡无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不是本案适格主体。其次,公安机关对谢冰琳死亡仅是排除他杀,但并不排除死者自杀或疏忽大意原因造成死亡,原告应对死因承担举证责任,另外,酒店在房间内安装燃气热水器并不违反规定。再次,赔偿费用应按有关规定计算。

  被告附城信用社为支持其辩驳主张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公证书一份,证明附城信用社与宋昌好、苏燕系房屋租赁关系。

  本案当事人争议的焦点: 造成谢冰琳死亡的民事责任应由谁承担?如何承担?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当事人有答辩及对对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进行质证的权利,本案被告宋昌好、陈沛连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视为其已放弃答辩和质证的权利。经过庭审质证,到庭双方当事人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2、3、4、5、6、7、8、9和被告刘日森提供的证据 1、2,被告苏燕提供的证据1、3及附城信用社提供的证据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附城信用社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0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原告所要证明的对象有异议,认为其产业是指其出租的房产而不是指福兴大酒店添置的电器设备等物品。本院认为:从当事人无异议的公证协议书中看出,附城信用社的出租物仅为房屋,并没有酒店添置的热水器等物品,故对原告所要证明的对象不予确认。原告对被告苏燕提供的证据2有异议,认为协议是假的,不是事实。本院认为:原告对此未能提供相反证据,而从公安机关对宋昌好、宋俊愿、张凤妹的询问笔录和横县工商行政管理局城北工商所对宋昌好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中表明,福兴大酒店的经营者为宋昌好,故对苏燕提供的证据2的效力予以确认。

  根据上述确认的证据和当事人无异议的事实,本院认定以下法律事实: 2002年6月13日,以附城信用社为甲方与以宋昌好、苏燕为乙方签订一份《租赁横县附城农村信用社综合楼第五、六、七层楼协议书》,该协议约定:“一、甲方自愿将座落在横州镇江北大道288号甲方综合楼第五、六、七层楼出租给乙方使用;…;三、租赁期限为五年即从2002年7月10日至2007年7月 10日止;…;八、乙方承租房屋有合法经营自主权,可以经营酒家、歌舞厅、旅业等,甲方无权干涉”等内容。 2002年6月13日,横县公证处依法对该协议进行公证并作出(2002)桂横证字第185号公证书。2002年7月开始,被告宋昌好、苏燕自行添置床具及床上用品和空调、电视机、燃气热水器后,在未取得营业执照情况下即以“福兴大酒店”名义对外经营餐饮、旅业业务,其中在第五层502号客房内设卫生间安装一台直排式燃气热水器,该燃气热水器安装在该客房内、卫生间外则墙壁上,煤气罐则安放在房外,开关煤气由服务员控制。因被告宋昌好、苏燕经营意见分歧,于2002年10月26日,以苏燕为甲方,宋昌好为乙方签订一份《承包协议书》,约定:“一、乙方同意甲方退出‘福兴大酒店’及旅业;…;三、因乙方无法将甲方投资14000元还给甲方,因此‘福兴大酒店’及旅业由甲方经营从2002年10月26日2003年3月25日止;…;七、甲方经营‘福兴大酒店’ 及旅业到2003年3月25日时,将福兴大酒店及旅业按甲乙双方清点的财产还给乙方,福兴大酒店及旅业即归乙方所有”等条款。之后,苏燕退出福兴大酒店的经营,转由宋昌好独自经营。2003年12日1日晚11时30分许,韦少福和谢冰琳入住福兴大酒店502号客房,由酒店服务员打开服务台煤气罐总开关,又于当晚12时30分关闭煤气开关。次日中午12时左右,宋昌好发现韦少福和谢冰琳已在房间内死亡,即向公安机关报案。后经公安机关现场勘验、调查,证实韦少福、谢冰琳死亡原因属一氧化碳中毒死亡,不是他杀,不属刑事案件,不予刑事立案。原告认为被告在房间内安装燃气热水器,将废气直接排放在室内,是造成谢冰琳死亡的直接原因,应承担赔偿责任,遂诉至本院。

  另查明:被告宋昌好因无证经营“福兴大酒店”,曾于2003年4月2日被横县工商行政管理局城北工商所作出横工商城北罚字(2003)第04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至本案事故发生时,宋昌好仍未取得营业执照。本案事故发生后不久,宋昌好自行停业并搬走其添置的物品。被告刘日森于2004年4月22日承租附城信用社综合楼。2004年4月26日,经横县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登记成立“福兴旅馆 ”,经济性质为个体工商户,注册号为4521223704251.

  再查明:谢冰琳于1970年9月30日出生,曾用名谢霜琳,非农业人口,广西灵山县灵城镇人,无职业,其父亲为谢善伸、母亲为劳丽仙。谢冰琳于1993年6月10日与覃健登记结婚,婚生有女儿覃竹筠(1994年4月22日出生,非农业人口)、覃靖雲(1996年6月26日出生,非农业人口)。1997年9月14日,谢冰琳与覃健登记离婚。2003年度,广西区城镇居民人均年可支配收入为7785元,城镇居民人均年消费性支出为5764元,职工月平均工资为996元。宋昌好与陈沛连系夫妻关系。

  本院认为: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四原告作为谢冰琳的亲属,是本案的适格原告。被告宋昌好无证经营“福兴大酒店”,并在客房内安装直排式燃气热水器,而没有安装排气扇等通风安全设施,存在严重安全隐患,是造成四原告亲属谢冰琳入住该酒店时因燃气热水器煤气燃烧不充分而产生一氧化碳中毒而死亡的直接原因,被告宋昌好作为从事住宿经营者未尽安全保障义务,对损害的发生负有主要过错,应承担本案主要民事责任;谢冰琳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使用直排式燃气热水器时,由于疏忽大意,安全防范意识较差,在通风环境不畅的情况下,未打开房间窗户等设施,未尽应有安全注意义务,其对损害的发生存在一定过错,应自行承担一定责任,根据各自过错程度,由宋昌好、谢冰琳分别承担责任的90%、10%为宜。被告陈沛连与宋昌好系夫妻关系,现无证据证明宋昌好经营“福兴大酒店”不是家庭投资和经营收入不是用于家庭开支,故原告请求被告陈沛连与宋昌好共同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应予以支持。四原告请求被告宋昌好、陈沛连共同赔偿谢冰琳死亡补偿费、丧葬费、原告覃竹筠、覃靖雲抚养费,合理、合法部分,本院予以支持,超出部分不予支持。谢冰琳的死亡,必然给四原告精神上造成极大伤害,四原告请求被告宋昌好、陈沛连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应予支持,但请求数额过高,应以10000元为宜。被告苏燕虽于2002年7月10日与宋昌好合伙经营“福兴大酒店”,但苏燕已于 2003年3月26日退伙,本案事故是在苏燕退伙之后发生,被告苏燕不应承担责任,原告请求被告苏燕承担本案赔偿责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被告附城信用社将其综合办公楼的5、6、7层租给被告宋昌好、苏燕,他们之间形成房屋租赁关系,对谢冰琳的死亡不存在过错,与原告之间无法律上利害关系,附城信用社提出的其不是本案的适格被告,不应承担本案民事责任的辩驳理由成立,本院予以采纳。被告刘日森于2004年4月26日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登记成立“福兴旅馆”,与被告宋昌好经营的“福兴大酒店”无法律上任何关系,原告请求被告刘日森承担本案赔偿责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二十九条、第九十八条、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三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七条、第八条第二款、第十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宋昌好、陈沛连赔偿原告谢善伸、劳丽仙、覃竹筠、覃靖雲因本案事故造成谢冰琳死亡补偿费140130元、丧葬费5378.4元,合计145508.4元;

  二、被告宋昌好、陈沛连共同赔偿原告谢善伸、劳丽仙、覃竹筠、覃靖雲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

  三、被告宋昌好、陈沛连共同赔偿原告覃竹筠抚养费21816元;

  四、被告宋昌好、陈沛连共同赔偿原告覃靖雲抚养费27432元;

  五、驳回原告谢善伸、劳丽仙、覃竹筠、覃靖雲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6206元,其他诉讼费4344元,合计10550元,由被告宋昌好、陈沛连承担9495元,原告谢善伸、劳丽仙、覃竹筠、覃靖雲承担 1055元。原告已预交受理费及其他诉讼费10550元,本院不予退回,由被告宋昌好、陈沛连在履行债务时将其承担的诉讼费一并付给原告。

  上述债务,义务人应于本案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完毕,逾期则应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权利人可在本案生效判决规定的履行期限最后一日起一年内,向本院申请执行。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 6206元,其他诉讼费1000元,(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南宁市支行竹溪分理处,其中受理费汇入户名: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诉讼费专户,帐号: 010201011887017;其他诉讼费汇入户名: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帐号:010201040000228 ),逾期不预交又不提出缓交申请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谢伟文

  审 判 员

  马锦善

  审 判 员

  甘俊勋

  二○○五年九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龙如宏

云唐句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云唐句网(yuntangju.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云唐句网 yuntangju.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18026954号-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