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云唐句网   >   汉语字典   >   不由分说   >   不由分说的造句   >   不由分说造句

不由分说造句

1、一分关心,一分问候,与你的友谊“入木三分”;一分真情,一分真意,对你的思念“分分秒秒”;一分顺心,一分如意,幸福的生活“恰如其分”;一分春色,一分春意,春分的祝福“不由分说”。一年春分来临之际,愿你事业爱情纷纷美好,平分秋色!

不由分说

2、男孩瞪大眼睛,又惊又喜,高兴得扑到我身边,不由分说地就摘下我的帽子往窗外远远地扔去。

3、见两个眼冒邪光的男人朝她走过去,一向木讷的林洪一机灵,几步跨过去,不由分说就坐到了女孩旁边。

4、载着游客的小舟靠近了,舟贩便伸出一支带钩的长杆,不由分说地把游客的小舟勾过去,游客在这种强行的“勾引”下,被逼观看舟贩所展示的商品。

5、酒阑人散,郭雍铭不由分说就把常阳拉到了小花园里面,“老弟啊,陈老四上午就把款子打我账上啦,你有什么打算没有?”。

6、我们反对将一切日常生活媒体化,进而广告化,我们反对不由分说的入侵。

7、他们不由分说地将历史、政治、经济、文化、宗教糅合在一起,似乎他们已经掌握了命运的水晶球。

8、咱俩的友谊是“入木三分”的,对你的思念是“争分夺秒”的,和你的相聚是“难舍难分”的,给你的关心是“恰如其分”的,春分的祝福那是“不由分说”的,祝你的生活是“纷纷快乐的”。

9、出版体制改革不由分说地影响着印企体制定位。

10、我还能不能做一次孩子,不由分说,我是又做了一回这样哭鼻子的孩子,还是一直都是这个孩子。

11、然而,奥尔特加所强调的是,这些是占这个社会绝大多数的大众人的一个普遍的倾向,而且,这个大众人已经不由分说地在采取行动,在借助各种物质力量,把这一倾向强加给整个社会。

12、本以为事情就这样解决了,谁知第二天仇镇长竟带着那批军人又过来了,进入院门便说我违反龙国兵役法,不遵从紧急征兵,不由分说,便要将我逮捕。

13、张浪再也忍不住了,一转身搂住严雨瑶,不由分说地吻住了她的红唇,上下其手。

14、小明回家晚了,爸爸不由分说,打了小明一顿。

15、一个保安拉住那男人的胳膊,不由分说地将他赶了出去。

16、她将我一把拖到洗脸架前,不由分说往我脸上、手上擦了肥皂,抹上水,用一块粗糙的毛巾一揩,虽然重手重脚,倒也干脆爽快。

17、男孩瞪大眼睛,又惊又喜,高兴得扑到我身边,不由分说地就摘下我的帽子往窗外远远地扔去。

18、她将我一把拖到洗脸架前,不由分说往我脸上、手上擦了肥皂,抹上水,用一块粗糙的毛巾一揩,虽然重手重脚,倒也干脆爽快。

19、“不送不送,那么大岁数,不能拉,我还赶点儿呢!”不由分说,司机一脚猛油,呼啸而去。

20、正说话间,却见十来名黑衣的壮汉横冲直撞的蜂拥而入,不由分说便将那舒声和他同桌的伙伴一并擒下押解着出去。

21、新世纪前后,中国社会进入转轨变型的特殊历史时期,作为精神产品的文学艺术,不由分说地被商品经济排挤至社会舞台和现实生活之边缘。

22、然而,奥尔特加所强调的是,这些是占这个社会绝大多数的大众人的一个普遍的倾向,而且,这个大众人已经不由分说地在采取行动,在借助各种物质力量,把这一倾向强加给整个社会。

23、韩俊性急,不由分说冲上来,打算生拉硬扯。

24、会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某些群体在这个事件之中最大限度地获益,而这个事件的所有代价却不由分说地倾倒在另一些群体头上?

25、当他不想让你说话的时候,他会不由分说用他的嘴堵住你的嘴。

26、所以,当郑重与梁晓霞路遇千羽,他不由分说地按住梁的头。

27、那么鲜明,只要一眼就知道是谁的存在。以至于只看了一眼就再也没法忘记,像葬身海底的巨大沉船,无论海水怎样侵蚀,无论时光怎样流逝,也无法摇撼半点的存在。不由分说,沉了下去。夏茗悠

28、正说话间,却见十来名黑衣的壮汉横冲直撞的蜂拥而入,不由分说便将那舒声和他同桌的伙伴一并擒下押解着出去。

29、不由分说,进门把我身上的被子给拿走了,她知道我没裸睡的习惯。

30、教导主任不由分说,狠狠地揪着他的耳朵,拉拉扯扯地带到贾瑢那边,声色俱厉道:“如果你不想校长给你脸色看,好好教育你的学生!”。

31、刚说完这话里面就冲出来几个人,不由分说把我拉到工地里面,关上门对我拳打脚踢。

32、现在,还不等学者们七嘴八舌议论一番,财政部就不由分说地予以明确,公开表示"已成定局"。

33、有一个说法叫做“见不得人的人”,它指的是那些人世间悲惨的败北者、背德者,我觉得自己打一出生就是一个“见不得人的人”,所以一旦遇到那些被世人斥之为“见不得人的人”,我的心就不由分说地变得善良温柔了。而且我的“温柔”足以使我自己也如痴如醉。

34、不一会儿,几个反革命分子气势汹汹地又来到刘胡兰跟前,不由分说,吆喝着把刘胡兰押到庙里去了。

35、花和尚鲁智深性情暴躁,遇到不平之事,不由分说,举拳便打。

36、金微心中冰冷,血液都快凝固了,FrancoBao拉着她的手,不由分说地向楼上走,她被动地跟着她,想不去也不行。

上一篇: 登台造句

下一篇: 蓼莪造句